负数限定

不产粮,慎关

绑画@三乜

xjb写写

  
  

  
  魏无羡一脸吊儿郎当,狼毫毛笔给他一手拿着,在修长的手指间转来转去,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衣衫领口松松垮垮,露出小片结实的胸膛和精致的锁骨,双腿叠交架在案桌上,没个正形。
  
  蓝忘机到底还是无法直视,放下手中的书卷,浅色的眸子看向魏无羡,小声唤道“……师尊。”
 
  “唉蓝湛!怎么了!”魏无羡一听自家徒儿叫自己,立刻将视线从书上移开。
  
  “……坐姿,不端。”
  
  魏无羡愣了愣,随即又是无可奈何的笑着拿手中的毛笔笔杆敲了下蓝忘机的头顶,“怎么?就这么喜欢教训你师尊我啦?连个坐姿都要管也不看看是谁把你带这么大……”
  
  蓝忘机没吭声,就这么给魏无羡强词夺理的训着话,只是那双依旧看着他的浅色双眸写满了不赞同。
  
  “你别这么看我,你也得看看你师尊多累啊天天对着这些……”魏无羡朝蓝忘机晃了晃手中的书。
  
  蓝忘机想了想,还是决定假装不知道魏无羡手中这本只是封皮被伪装成了资料的民间话本好了。不然他的师尊又该扯出些什么“这叫劳逸结合”“把话本装成这些正经玩意也是个本事啊要不我也教教你”的歪理来堵自己。
  
  要说这两人关系是怎么一回事,还得从魏无羡捡到蓝忘机的时候说起,那时的蓝忘机还是个婴孩,不哭不闹,静静地躺在襁褓之中,小脸有些苍白,闭着眼睛,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睡得不太安稳。
  
  蓝忘机身上佩有半块玉佩,玉质细腻,温润如水,绝对是一块上等佳玉。被雕成卷云纹的样式,正面的卷云纹纹路细细的刻着几个字,正是“忘机”而反面则是一个单字“湛”。
  
  这是魏无羡在蓝忘机年约十二给他的。
  
  “蓝湛,这是我当年捡到你的时候一同发现的。这天下用卷云纹玉佩的也只有蓝家了。”
  
  “我想这上边刻的就是你的名字吧?名湛字忘机,还挺好听。”
  
  “当时想你太小,本想等你束发再还你的,但是我发现现在的你也完全没问题嘛,哈哈”
  
  蓝忘机攥紧了这半块玉。冰凉的玉石捂得久了,也染上了点温度。
  
  
  

评论(4)
热度(52)

© 负数限定 | Powered by LOFTER